您现在所在位置:首页 > 新闻动态 > 行业动态
关于当代城市公共艺术的基本构想
来源: 网络| 时间:2020-06-24 | 点击: 430 |

公共艺术是在市民生活的基础上,在公共空间中体现了民主、开放、互动、共享的价值观,并具有与之相适应的制度和程序保障;它可以利用建筑、雕塑、绘画、景观、水体、表演、影像、多媒体等各种方式,针对和适应各地的地域社区环境来加以实施的一门综合性艺术。

——孙振华

1472089753617_000.jpg

(一)杀 鸡 焉 用 宰 牛 刀

纵观时下中国城市的公共艺术,往往事与愿违,各种建筑或者雕塑打着公共艺术的旗号招摇过市。每个城市都希望杀鸡用牛刀,每个城市都追求“高大上”,每个城市都渴望当全国第一。公共艺术虽然不是一个新生事物,但却一直处在新生状态。中国城市化进程在加快,但是公共艺术的发展似乎走入了一个误区。城市雕塑作为城市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,当下的现状却十分混乱。

     雕塑大师孙振华他建议:“通过立法来用更有时代感的“公共艺术”的概念来取代“城市雕塑”的概念。同时,通过立法解决公共艺术的一系列制度问题,实现公共空间的民主和法制。”

【Example One】在深圳城中村这个引人瞩目的城市公共话题上,居民生活艰辛,政府只想的怎么拆掉。过去,规划师、建筑师、人文学者、艺术家们对它议论得比较多,不过,除非有城中村改造项目的委托,大多数人都停留在“说说而已”的阶段。

【档案声音】公共艺术的发展还停留在一个照搬的过程,概念从西方引进、形式模仿西方。然而,中国城市化的进程与西方的城市化不尽相同,所以在对待我们的公共艺术也应该拿出不一样的方案。

(二)水 滴 石 穿 非 一 日 之 功

中国一旦出现新生事物,紧跟着便会求胜心切,蜂拥而至,似乎一下子想要在这快新的领域中吃成个胖子,然而,这并非一日之功,它是需要三九严寒来锻造的。公共艺术这个概念大约是90年代中期才从西方引进,流行起来。引进来以后,公共艺术的理论和实践都在发展。从室内装潢到公共空间的视角转换,从城市雕塑到公共建筑的每个空间都有公共艺术大展拳脚的地方。然而,现在公共艺术却在发展中出现问题,那么我们是不是应该坐下来反思一下,什么是公共艺术,公共艺术是什么形态?

在关于城市雕塑的争议上孙振华认为:“城市目前国内的城市雕塑作品数量够多,可是质量仍不行。一方面是一些地方机构急于求成,很多大型公共雕塑项目匆忙上马。另一方面则不单纯是艺术问题,还是个社会问题。城市雕塑应该是与城市文明状态相匹配,相对来说,深圳在城市雕塑建设方面还是比较稳健的,没有盲目地一窝风去建。”

城市雕塑作为公共艺术的一部分,现在更强调公共的概念,市民可以参与互动。老百姓有了更多参与机会,这是一个时代的进步。对一件艺术品来说,议论总比不议论好,这说明有人关注了。国外有争议的雕塑作品也很多,罗丹做了七年的雕塑作品《巴尔扎克》,从一开始就处在被误解和被攻击中,后来也成为了世界经典之作。公共艺术的探索旨在打破工业文明的割裂,实现对城市与自然之间的协同共生。公共艺术是每个公民都该享有的公益权,公民有享受应有个人资源的权利。国家应该通过一定的规范来将个人和群体间的公共资源分享出来。

【Example Two】前段时间一帮文化人士,他们聚集在深圳的城中村,搞一个个人的,民间的,非官方的这样的创意活动——“握手302”。这里高楼非常密集,卫生设施相对不好,社会治安问题也相对比较多,过去被认为是城市毒瘤。他们在这样一个城中村租了一个房子,通过这个房子把公共艺术植入到城中村,然后做了大量的公益性活动,还和小孩一起互动,非常有意思。

【档案声音】公共艺术它不是一个所谓“艺术家”的不可侵犯领域,而是一个自然与人文、历史与发展,它们之间是一个和谐共生、互惠互利的状态。它的表现形式绝不仅限于建筑、雕塑等等方面。

孙振华:国外的许多公共艺术都和行动联系起来。像美国的有公共艺术家,他们在纽约最脏、最差的街区,与居民接触,为穷孩子塑像,坚持了十多年。这是公共艺术和社会最底层的人群的互动,用公共艺术影响他们的生活。

公用艺术也绝不仅仅是艺术家的,社会各个阶层都应该参与到城市公共艺术当中来。如果是一个家庭妇女你会剪纸,他们了解了公共艺术,他们愿意把自己的作品分享出来,那么放大到城市就是公共艺术。

(三)人 工 智 能 化 的 未 来

真理是诞生于人的智慧,人工智能虽然“智能”,但它永远不可能脱离“人工”的困束。然而,这把双刃剑在未来究竟会不会引起人与社会的结构改变,这是一个毋容置疑却也不必太过担心的问题。

【Example Three】当下流行着这样的一句话,阿尔法围棋赢了人类,但它却产生不了牛顿和爱因斯坦。在人机大战的第四局中,李世石在进入秒读之后下出了“神之一手”,在这个给人们带来信心的同时,也让人们更加坚信了人类所独有的“直觉”“顿悟”等创造性思维的价值。

往上追溯人机大战的历史,1997年国象比赛世界冠军卡斯帕罗夫输给了IBM制造的“深蓝”超级计算机,2011年IBM的超级电脑沃森挑战综艺节目《危险边缘》,在第3集节目的广播中,沃森最终打败了最高奖金得主布拉德·鲁特尔和连胜纪录保持者肯·詹宁斯,获得了100万美元的资金。而离今天最近的一场人机对战,李世石最终败给人工智能AlphaGo,这个结果也让许多人大跌眼镜。

2016年3月12日,日本雕塑师松尾光伸在国内的首个个展在深圳1618艺术空间开幕。他的抽象雕塑是数学与音乐的结合,是形体与诗歌的结合。然而如果真的拿计算机把他的数据都采集下来,就可以按照他已有的成果很简单的去复制出成千上万种他的作品。

中国雕塑副会长孙振华一直在关注人机大战的事情,当他在展会中看到松尾光伸的作品时感触颇深:

“从这个之中我们可以联想到很多东西,从创造的角度讲,将来计算机对我们的影响,有多大?在多大程度上,我们这种空间的想像力和新的构造能力能做过计算机?其实不光是雕塑,建筑也是,建筑的形体你再怎么变也就是那些东西了。

抽象艺术是纯形式的,容易被人工智能采集数据并建模。比如说做数学的、做计算机建模的,一个形体如果用计算机来变化,可能会生成几千种、几万种不同的结果。我们从人机围棋大站中也发现了人工智能的局限性,计算机却永远不具创造性。但是艺术与生命相关的那部分魅力是不可测的,正如美国的文化学者丹尼尔·贝尔所说,形式的问题是可以穷尽的,人生的问题是没有穷尽的。”

【档案声音】公共艺术的前景和未来是不可捉摸的,但它绝对不会离开人的创造地位。人与机器共处的时代,世界各国将制造出大量优秀的公共艺术作品。




上一条:中西方传统雕塑有何区别?从题材、表现、功能三个方面...

下一条:重塑城市客厅——“地摊经济”与城市空间活力

北京万合创景集团雕塑艺术有限公司 京ICP备17042124号     技术支持:lc787